2016-07-05
【资讯】万科股权之争惨烈:各方都欲送对方进监狱
  • 发起人:
  • 活动地址:
  • 活动时间:

Activities

活动内容

  导读:万科复牌,虽然跌停如期而至,但八条公告护航,加上华润的支持,万科的复牌本身似乎就预示着王石已经翻盘得胜,而围攻万科的宝能系转攻为守。今日,万科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刘元生公开举报宝能和华润,又让股权之争更加扑朔迷离。万科股权之争何时才能落下帷幕?


早盘集合竞价阶段,万科A再次封在跌停板上,股价报19.79/股。两日市值蒸发超500亿元。

但在最后的15分钟,尾盘遭遇大资金疯狂吃货,全天成交金额达到39.4亿,这给76日复盘后的第三个交易日留下了巨大悬念。。。。。。

 

万科A股复牌第二日继续跌停!

 

与前一天不同的是,7月5日仅集合竞价阶段就已成交逾1亿元。然而跌停封单也在同步增加,午间收盘时已增至690万手,封单金额达136亿元。

 

就在人们以为这将是预期中的跌停一样,尾盘遭遇大资金疯狂吃货,成交额急剧拉升,14点45分出现巨额买单,到收盘全天成交199.1万手,成交金额39.4亿,换手率1.58%。这可能成为一个股价走势的重要分水岭。

 

这是谁在出手,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7月1日新浪财经做的调查中,有超过一半的投资者认为万科将有3个或以上的跌停;而市场的普遍预测认为万科将有3个跌停。

 

经过尾盘的15分钟,7月6日的争夺无疑将是极富戏剧性和悬念!

 

万科股权之争愈加惨烈!

 

视频:环球财经连线 20160705-环球财经连线-关注万科股权之争,时长约241


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虽然万科之争已经闹得一地鸡毛,但再复杂的局面最终也需要被厘清。谁终将承担正本清源这一角色?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司法


积极的信号是,参与各方已经有所准备,摩拳擦掌要诉诸法律了。


万科之争的剧情演绎到现在,双方已是赤身肉搏,互相给对方擦刀子,全然不顾这样的厮杀是否会导致万科股价多几个跌停板。


暗地里,先是有人放出大料,将很久之前有关田朴珺通过倒卖地皮肆无忌惮挣万科钱这个传言再度炒作,矛头直指田凭借与王石的关系,与万科之间涉嫌利益输送。与之前的零星传闻不同,这次的作者还给出了关键信息:一是田小姐介入了万科旗下某豪宅的土地收购并从中牟利,二是田小姐曾买断万科某豪宅整层后转手获利数千万。


对于这一辛辣指控,万科董秘朱旭在5日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只能采取回避态度,称由于传闻并没有证据和细节,万科管理层对此没有回应。能说什么呢?家大业大的,谁能保证堵住了所有的老鼠洞。只有田小姐在其朋友圈中声称将要采取法律手段了。


因为这一指控,万科和王石妥妥地受了内伤,但是华润宝能也没工夫偷笑,因为针对他们二者的指控随之而来。

昨日(4日)傍晚时分,一篇万科第一自然人股东刘元生的举报信在网上被疯转,在这份举报信中,这位默默支持万科二三十年的老股东向宝能华润连发五问,质疑华润和宝能之间存在勾连嫌疑,并且举出诸多事例以证明自己的观点。


根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的总结,刘元生的指控归纳以下几个法律问题:

1)华润和宝能有私下的利益输送,涉及国有资产流失;

2)华润和宝能在收购万科上构成一致行动人;

3)华润和宝能可能构成内幕交易、操纵市场;

4)宝能的资金来源不合格。


这其中,最让华润头痛的显然是第一条涉嫌向宝能输送利益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因为国家高层目前对国有企业相当重视,就在4日的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上,国家领导人还坚定强调要加强国企监管,坚决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华润作为有着光荣历史的央企长子,怎么能够承受得起国资流失的罪名。


所以华润对于刘元生的这份指控紧急回应,称将对刘先生采取法律行动,维护华润的声誉,同时抛出权威专家意见,认为万科617日的董事会决议不成立。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受专访摆摆这几招:


1、先说华润的专家意见

这应该是一步闲棋。


专家意见书的核心问题,所谓的董事会决议无效,在现在的争议中已经不重要。估计华润现在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打这个董事会决议效力的官司,这份专家意见根本就不会提交法院。可以设想,组织专家需要时间,华润在对董事会决议不满时准备起诉,约了专家,等到正式开会时,形势已经发展,这个专家意见已经意义不大了。但自己约的会,含着泪也要开完


不过,俺乱说两点:第一,专家无论多么权威,在专家论证会上都只是代表了一方利益,依据该方提供的材料发表意见,在性质上最多只是一方的专家证人,采纳与否都在裁决方。既然华润没打算诉讼,这份专家意见也就没有提交的机会,现在公布,只是争取舆论而已。但一份不独立的专家意见,对舆论的影响力就相当有限了。


第二,专家意见对董事会决议程序存在问题的论证太理论化,没有法条依据。法律意见,无论你道理说的多天花乱坠,都不如找到一条法律依据有说服力。其实,《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0..2.1条(六),明确规定了对于其他原因导致关联关系的前置认定程序。拿走不谢。


2、再说说刘元生的举报


刘元生,据说是个传奇人物,自万科成立就买入万科股票,20多年一股不卖,已经价值20多亿元。这次实名举报,提出5大问题,核心是第一个问题:华润和宝能之间是否有私下的利益交换。

举报信列出了5大问题,可以归纳为4个法律问题:(1)华润和宝能有私下的利益输送,涉及国有资产流失;(2)华润和宝能在收购万科上构成一致行动人;(3)华润和宝能可能构成内幕交易、操纵市场;(4)宝能的资金来源不合格。我们从后往前一个一个分析下。


关于宝能的资金来源,坊间已经有很多讨论。但无论如何质疑,现在讨论宝能资金来源都只能为后来立规,很难影响宝能的投票权。除非你有证据说宝能非法集资,直接抓人。但现在看,这方面的证据几乎没有。


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的指控也很难成立。举报信在这里脑洞大开,设想的内幕交易情况已经完全属于科幻层次,没法严肃讨论。(当然,如果证监会坚持光大乌龙指中对内幕交易的认定态度,万科也不是没有成功可能。)随便说一点吧:如果昨天复牌之后,宝能继续买入万科股票,其锁定期一年要从最后买入的那笔开始计算时间。(法律规定的是收购行为完成后一年不得转让)。


尽管俺一直认为宝能目前还不构成收购,但据说证监会以问答的形式已经对此有所规定。


一致行动人的指控看起来有点道理,问题是很难认定。一致行动人是证券法上虚设的一个概念,目的是为了防止规避收购监管要求。目前法律对收购行为的监管,无论是权益披露还是强制要约,都以持有的股份数量来计算:5%要权益披露,超过30%要强制要约。为了规避这一限制,很多人会考虑分散持股,或者通过协议约定表决权行使而不实际转移股权的方式。一致行动人的概念就是针对这种情况的。不过,私下的协议约定,除非有人曝光,实际上很难发现,因此,收购管理办法采用的是推定方式,列举了12种情况,直接推定其可能具有一致行动关系,要想推翻推定,必须当事人自己提供相反证据。


12种情况说的基本上都是双方具有某种关联关系,华润和宝能显然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认定华润和宝能构成一致行动人,必须有明确的证据才行。


华润的专家意见书中有句话说的特别有道理:认定一致行动人的核心不是双方对决议事项存在相同意见,而是对投票权行使存在事前的协议安排。对任何一个决议事项,都只有赞成、反对和弃权三种意见,当然不能说持相同态度的人都是一致行动人。要想证明一致行动人,必须拿出双方在投票前的约定、协议等证据来。


如果没有宝能和华润的内奸爆出这种文件来,认定双方构成一致行动人,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何况,宝能和华润在这方面还有更为刻意的安排来推翻一致行动的认定:宝能提议罢免的董事名单中,就包括华润的3名董事;华润在宝能罢免提议出来后,立刻声明反对;以及在71日的董事会上,华润的董事也对宝能临时股东大会的提议投了反对票。等等。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但不管怎么怀疑,如果拿不出直接证据证明华润和宝能一致行动,仅靠怀疑,是无法认定华润和宝能构成一致行动人的。


不过,即使认定两人构成一致行动人,法律效果如何?上海法院刚刚驳回新梅的诉讼,保护未依法权益披露的收购人行使股东权利。认定华润和宝能构成一致行动人,除了让两人修正信息披露和承担一定的行政处罚外,就是强制要求其发出收购要约(两者股权相加超过了30%)。强制要约难道是万科希望看到的结局吗?不怕宝能和华润筹措足够的资金,真把万科彻底买下来?


刘先生的指控中,最有力的是第一项指控:华润和宝能之间有私下的利益交换,华润将前海公司的股权便宜转让给了宝能,构成国有资产流失。我们旁观者对此无法查证,所以对这一事实不能做出结论,但可以说说效果。如果这一结论能够得到足够证据支持,结果将是严重的:华润和宝能方一定会有人进监狱。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华润方的迅速反击:将对刘先生采取法律行动,维护华润的声誉。不过,俺觉得这一点也比较困难。毕竟刘先生只是实名举报,通篇说的都是猜测、怀疑。法律上能否认定构成侵权、诽谤,我看很困难。


3、大战进入血腥的肉搏战


就如前面所说,刘先生的第一个指控是非常严厉的,如果成立,将导致有人会进监狱。大战至此,已经脱离了规范的商战层面,进入了我们熟悉的中国式商战。


规范的商战,一般在法律层面展开,主战场是法院。在一般的收购案中,某方通过诉讼来阻挠收购是常用的手段,依赖法院具有丰富的商业经验和迅速的行动能力。特拉华州公司法在美国公司法的竞争中胜出,其法院裁判公司法的能力至关重要。中国法院行动迟缓,本来是被收购方用来抵抗收购的有力武器。一个案子一拖多年,收购方就可能贻误了商机,只好放弃。所以,我们本来期望各方通过法院诉讼,展现精彩的法律大战。


例如,华润起诉董事会决议无效是一招,万科方如果有小股东起诉华润的3名董事只考虑华润利益没考虑公司整体利益,也是一招。万科如果有足够证据,起诉华润和宝能构成一致行动人,要求宝能在裁决前不能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也是一招。


无论这些诉讼能否胜诉,都是在法律层面展开,在客观上也会起到阻碍收购进行或者排除收购障碍的效果,也会丰富我国的公司法律实践。


但现在我们看到,混战已经脱离了法律层面。各方实名或者匿名爆料,无论真假,都是直指下三路,一幅不把对方送入监狱不罢休的样子。刘先生的举报信是一招,目前坊间流传的田小姐公司内幕显然是对方的一招。


对于一个旁观者来说,剧情越来越狗血。田小姐要告人诽谤,华润要告刘先生诽谤,谁真的去告了,还不得而知。只有万科工会好像动了真格。


昨日晚间有媒体披露,万科工会委员会起诉宝能损害股东利益的诉讼已经获得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在受理案件通知书上显示,万科工会委员会起诉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泰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西部利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损害股东利益。法院认为,该起诉符合法定立案条件,决定立案登记,并将立案通知书送达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

 

自此,万科之争已算是真正进入了司法程序,无论后续如何演绎,法院和法律界都有的忙活了。事实上,在昨日之前,中国法学、经济学的理论研究界专家们已经为此有过许多研讨,但始终是站在各自立场依据各自论据开展的学术争论,为观众大开脑洞而已。

 

不管怎样,无论万科、华润还是宝能,都已经背上了利益输送的指控,已不只是自家人关起门来争夺股权和控制权那么简单。希望法律最终还清者以公道,给浊者以制裁。

 


回首十年前惊心大并购万科们该得到怎样的启示

  在此,我们来回顾一下十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大并购,或许对万科们有一定的启发。

 

蚂蚁变大象

 

  十年前,大宗商品处在风口,钢铁行业蒸蒸日上,而围绕钢铁行业的每一次并购都会牵动资本市场的神经。

 

  新日本制铁公司(新日铁)堪称是日本钢铁制造业的一面旗帜,也是全世界最具竞争力的公司之一,是日本核心技术的典型代表。新日铁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897年的八幡制铁所,是日本钢铁工业的祖师爷。百年间,经过一系列的重组,终于在1970年诞生了今天的新日本钢铁株式会社。新日铁为日本的工业化和战后崛起做出了杰出贡献,堪称日本人的骄傲,也是日本制造风靡全球的重要基石。新日铁的研发能力、管理水平、产品质量和技术含量都代表着钢铁业的最高水平。从1970年重组到2000年,新日铁一直是世界钢铁第一强。

 

  就在新日铁重组成为世界第一不久,印度商人米塔尔于1976年在印尼建立了一家回收废钢的小作坊,年产钢仅6.5万吨。当时年仅19岁的拉科什米·米塔尔负责运营这家作坊。1981年,米塔尔家族又在印尼兴建了一座小炼钢厂,年产量30万吨。当时的米塔尔和新日铁相比,简直如蚂蚁和大象的差别。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小作坊日后在全世界钢铁业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巨浪。到2006年以前,米塔尔已经收购了全球25个国家的钢铁厂,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帝国,米塔尔本人也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大富豪。米塔尔在钢铁行业的扩张就如19世纪末洛克菲勒家族在石油领域扩张的翻版。

 

  米塔尔是典型的靠资本运作的公司,其最擅长的是与金融大鳄联合抄底和以股权交换方式进行并购。

 

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全世界国有企业日益凋敝的时代,米塔尔抓住了这个上天赋予的绝好时机。1989年,米塔尔收购了中美洲一个小国严重亏损的国有钢铁厂,并在一年之后将其扭亏为盈,米塔尔不仅获得了廉价原材料,也获得了兼并和改造亏损国营企业的经验。后来,1992年米塔尔花2.2亿美元收购了墨西哥Sicartsa公司,而墨西哥政府为建造该企业花了22亿美元。1995年,米塔尔仅用1个爱尔兰盾就收购了爱尔兰钢公司,同年又以11个月的低价收购了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钢公司。2003年,米塔尔抓住波兰、捷克、罗马尼亚和马其顿国营钢铁企业私有化的时机,再次通过收购获得了这些公司的控制权。

 

  除了抄底以外,米塔尔的另一个并购手段是交换股权。在股权交换并购的准则下,只要公司的市值足够高,就可以和想并购的企业交换股权,从而控制被并购企业,而被并购的企业不得不交换。这种方式,米塔尔不用出一分钱就可以并购最优质的钢铁公司,得到最优质的资产和技术。手法也很简单:在资本大鳄的帮助下,公司股价被炒高,之后与将要并购的企业进行股权交换,把整个企业收入囊中,而由于并购,公司股价进一步攀升,于是公司又获得了并购其他企业的筹码。米塔尔的资产像滚雪球一般迅速壮大起来。

 

  米塔尔成长史是一部典型的资本运作史,与技术和产业本身都没有太多关系。

 

  米塔尔算不上太优秀的企业,它能够使很多钢铁厂迅速扭亏为盈,是因为被它并购的钢铁厂经营实在太差。米塔尔的技术创新能力也很弱,当时的新日铁有一千零三十八项专利,而米塔尔仅有三十八项。然而米塔尔背后是大量追求短期利益的投机资本,很多企业被收购后被拆分、拍卖,收购完成就被分光吃净了。

 

  米塔尔本人似乎也不怎么重视技术和研发的投入,他用1.3亿美元在伦敦富人区购买了一套别墅,他为独生女办婚礼包下了整个凡尔赛宫,花了6000万美元。

 

  然而,资本总是垂涎优质资产,就像当年的维京海盗总是觊觎欧洲富裕的城邦。

 

  十年前的2006年,米塔尔与新日铁遭遇了一场并购与反并购的争夺战。

 

山雨欲来风满楼

 

  首先倒下的战友是欧洲阿赛洛钢铁公司,也是当时全世界第二大钢铁集团。20061月,米塔尔单方面发表声明,意图以交换股权的方式,折合186亿欧元收购阿赛洛, 消息一出,行业震动,钢铁巨头人人自危。虽然此次并购遭到了欧洲各界包括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内的多方抵制,但资本兵临城下,阿赛洛毫无还手之功。

 

  最感到震惊的是新日铁株式会社社长三村明夫:

 

我们相互交流各种技术秘密,并取得了很大成果,现在它却被第三者恶意并购了......"

 

  此次并购之后,新日铁已经排名世界第二,而米塔尔的市值超过新日铁两倍。

 

  新日铁与阿赛洛有着广泛的技术合作,其中一项关键合作是向阿赛洛提供高强度车用钢板技术,专门向在欧洲的日本汽车公司提供优质汽车钢板。米塔尔收购阿赛洛之后向新日铁提出,要将协议中的高强度车用钢板技术在全球范围使用。新日铁已经在此技术上先后投入了4000亿日元,研发时间长达七年之久,如此赤裸裸地技术掠夺岂能接受?但新日铁又不能冒然得罪米塔尔,因为这个资本巨头正有强行收购新日铁的意图。新日铁的股份大量分散在个人和外国资本手中,理论上讲米塔尔并购新日铁在财务和法律上不存在任何障碍。

 

研制新的产品,要花上七年左右的时间,要在稳固我们资源和技术的同时,从事新的开发,只追求短期利益是绝对孕育不出这样的技术的,不具备这样想法的兼并者想要并购我们的时候,我们只能抵抗。三村明夫说。

 

2006年,世界钢铁会议在阿根廷举行,会议中三村明夫与米塔尔的谈判并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在大会发言的中,三村明夫当场对基于金钱逻辑的重组表示质疑:

 

我相信,钢铁业的并购重组,应该由钢铁业内人士来进行,不应该听从对冲基金所代表的金钱逻辑的指使。他们只追求短期利益,企业价值将毁于一旦。

 

  然而被并购的危险一步步逼近:

 

  米塔尔又开始了新的并购,墨西哥一家著名钢铁公司被它收入囊中,米塔尔的股价迅速拉升。

 

  接着,米塔尔在收购阿赛洛的三个月之后就解散了阿赛洛的管理层,掌握了公司的全部运营权,完全无视并购时签订的三年内合作运营的协议。

 

  在并购阿赛洛之后的第一个财年,米塔尔的收益是新日铁的三倍,总市值达到新日铁的1.6倍,米塔尔在筹码上更加完胜一筹。

 

  与此同时,股票市场出现异常,新日铁的股票交易量逐渐攀高,最高的时候占东京交易所交易量的25%。有人大手笔买入!而公司几次三番的调查均未得到有价值的结论。

 

20074月,米塔尔秘密访问日本,与新日铁的最大客户日本的汽车公司进行会谈,试图给新日铁来个釜底抽薪。

 

  兵临城下,新日铁生死存亡危在旦夕。米塔尔的一句话都有可能给新日铁带来灭顶之灾。

 

艰难中的备战

 

  通过研究,新日铁认为,阿赛洛之所以被并购,其主要原因是个人股东策略的失败,被并购之前,阿赛洛有40%股份属于个人股东,公司也通过提高分红等手段希望留住个人股东,但由于并购的消息传来,股价被炒高,个人股东却出手套现了。最终,对冲基金将阿赛洛的股票高价卖给了米塔尔。新日铁的个人股东数量占到24%,总计人数超过40万人,因此必须在并购前把个人股东争取过来。新日铁扩大公司的宣传,并邀请众多股东到公司参观,许多股东被新日铁的技术强烈震撼,纷纷表示不会减持新日铁的股票。留住了个人股东,对挽救公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除了安抚股东,新日铁开始找邻居 “搬救兵,新日铁的反并购得到了排名第三的韩国浦项钢铁和排名第五的中国宝钢的支持,浦项钢铁和中国宝钢都表示扩大与新日铁的交叉持股比例。浦项钢铁李龟则认为:把企业做大我们并不反对,但反对通过用钱到处购买的做法。新日铁与韩国浦项双方互相增持5%的股份,而如果宝钢海外上市,新日铁、浦项和宝钢将互相持有5%的股份,东亚三大钢铁集团稳定股权增加为10%,进一步为米塔尔的并购提供障碍。钢铁业的东亚三强有着较深的渊源,例如新日铁与韩国浦项联合收购巴西铁矿,而宝钢建厂初期几乎全部技术都靠新日铁的辅助。

 

  然而,安抚个人股东与争取外援都是防御性的,新日铁必须有主动性的反并购措施。

 

  新日铁在世界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国巴西新建生产基地,以巴西为据点向美国和欧洲提供技术,并毫不吝惜地投入人才和技术。将只限于国内的技术提供给在巴西建立的新厂。新厂年产量300吨,是新日铁目前产量的10%。然而主动出击谈何容易,米塔尔已经在巴西建立了据点——图巴朗公司。米塔尔对新日铁的建厂冷嘲热讽,这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只能更加增强我们在这里的干劲。

 

  作为最后的杀手锏,新日铁还准备了一个毒丸计划。新日铁规定,任何具有潜在收购意图的购买者,都必须在持有公司股票达到15%之前向董事会提供充分详细的信息,这些信息繁琐至极,而如果董事会认为信息不尽如人意,则不必经过股东投票,董事会即可决定立即发行认购权证予以对抗。发行认购权证即是毒丸计划,一旦计划实施,则无需股东申请,该公司即可任意次数地向股东分配认购权证,每一普通股将无偿配得一个认购权证(恶意并购者除外)。这种反收购措施通过股本结构重组,既可以使收购者的持股比例受到稀释,同时又大大提高了收购者的成本,使其无法达到收购目的。

 

20073月下旬,事态骤然紧张起来。米塔尔邀请三村明夫到其家中谈判,而在并购阿赛洛之前,米塔尔同样邀请阿赛洛的杜磊到家里谈判。三村明夫做好解除全部合作,与米塔尔彻底摊牌的准备。能否取得成功不得而知,但新日铁在做最大的努力,也是最后的努力。

 

  谈判的细节无人知晓,但新日铁的坚持不懈取得了成果,米塔尔最终放弃了并购。2007年,双方就汽车用钢板技术交流合作达成一系列协议。虽然协议中并没有彼此不并购的条款,新日铁依然可以成为米塔尔的并购对象,但新日铁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万科们的启示

 

  此次并购与反并购的争夺战,是实业与资本的争夺战。我们可以窥见资本丛林社会的运行法则。

 

  资本就像狼群,是丛林社会法则的最忠实守卫者。资本也是天生的入侵者,他们不断地攻城略地,同时不断地收编军队,壮大自己的力量,同时为下一次的入侵做准备。而资本扫荡之后,往往是一地残骸和废墟。

 

  也正如斯巴达对雅典的入侵,雅典的哲学、神话、艺术、宗教、历史、科学以及伯利克里在雅典阵亡将士葬礼上的著名讲话都随着入侵毁于一旦。

 

  我们可以类比一下,万科好比新日铁,而姚振华的宝能系就像米塔尔。万科是众所周知的我国最优秀的企业,正如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所说:

 

  万科是中国市场少有的治理规范,公开透明的良治公司。万科长期致力于全体股东的长期利益和社会效益,是中国资本市场稀缺的良治公司。优秀的万科管理团队是贯彻良治、实现优秀业绩、实现公司可持续发展、为股东提供长期可持续回报的核心资源,也是万科品牌价值的核心资源。离开这个核心资源,无论这个公司是否还叫万科,历史上万科的品牌价值和核心资源都已不复存在。无论王石做了多少蠢事,说了多少错话,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就是他一直在维护万科的品牌价值,核心资源和全体股东利益。大力保护促进和发展良治公司也应该是中国资本市场监管的目的之一。

 

  而优秀的资产总会被人盯上我想要吃你,难道还需要理由吗?”而与狼性的资本谈你为什么要搞垮万科和与虎谋皮有什么差异呢?

 

  万科面临的危局已不仅仅是兵临城下,而是敌人已经攻破了城墙,坐在了大厅中央的椅子上。就像网上流传的,宝能已经拿到了万科别墅的钥匙,随时可以进出,此时只不过提出要赶走管家而已。

 

  敌军入城,狼群围攻才仓皇迎战,是万科留下的教训。

 

  狼群是嗜血的,把各种能吃的肉类敲骨吸髓,虽然狼群维护着生态平衡,狼性的资本也维持着经济和金融的稳定,但人类之所以不同,是因为人总是试图建立超越丛林社会的法则。而在这个超越丛林的法则建立之前,优质的企业必须时刻提防狼群的围攻。

 

技术程度越高,越是有魅力的企业,越容易成为被并购的对象。今后的时代,必须要以随时都会遭遇兼并为前提,来推行企业的经营,而这不仅限于钢铁业。三村明夫如是说。

 

 

1 2 3 4

联系电话:0755-22677787

企业邮箱:cszbii@163.com

公司地址:深圳市南山区软件产业基地5D栋602

关于我们
集团投资产业
新闻中心
投融资
CK活动
CK直播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慧聪智能硬件网 慧聪芯城 盈科 深投控 深圳科协 深圳发改委 广东省经信委 COPYRIGHT @ 2017.创客智联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