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9
北京大学曹和平教授讲解《双创经济与中国新一轮增长》
  • 发起人:
  • 活动地址:
  • 活动时间:

Activities

活动内容


今天这个主题特别的重要,听了今天市里的经济和省里的专家开场致辞之后,我加了一个幻灯片,献给未来七年创响中国的建设者们,和平年代培养专家,变革年代需要思想,今天上午是公布7月份CPI的时候,7月份的宏观经济执行情况怎么样样,刚才中央电视台在采访,说一下中国的宏观经济,CPI管理目标是3%,今年第一季度是在1%以下,4月份是1.2%,5月份是1.5%,6月份是1.5%,7月份是1.4%,为什么CPI会掉回来了?PTI也调了0.6%,管理目标是3%。我们国家的GDP,在2010年以后,从10.4%的高度,到去年是6.7%。从去年1-3月份,GDP增长一直在6.7%。宏观经济,我给你扔一斤石头,你能接住,扔100斤可以接住,扔一吨就接不住了。

我们每年要上百亿吨的物资产品在中国运转,整个运行不断的下降,下幅。去年第四季度是6.8%,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6.9%。连续三个季度,如果高于6.9%,我们就能够判定出来宏观经济走向了稳定上行的惯性型运行期间。说明宏观目标还没有达到上限,如果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更稳健的财政政策组合一下,就可以把GDP推到6.9%以上。

银行性金融机构承兑汇票去年第四季度下降了40%,今年1月份的时候,银行承兑汇票是6300亿,到了第二季度变成了100多亿,想想看这里面的流动性有多紧张。为什么?因为银行性金融机构就是为了要保持自己的稳定,把所有的风险推给了地方政府和财政基金机构。财政基金金融机构在资讯好的条件下,和商业型金融机构,和商业型生产实体带来了流动性。

物价回来了吗?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稍微出一点?看看五钢,六千亿的生产企业,一块钱并购给宝钢,不能把它的贷款延展三个月吗?刚刚并购过去。去年的历史记录大众商品价格一起来,宝钢的利润达到3倍,湖北省的领导肠子都悔青了,因为银行性金融机构专家太多了。银行性金融机构的专家,它作为一个整体,对科研团队,我们是双创里面最主要的基础团队,你们没有和银行性金融机构一样专家团队。

大家一定要记住,你的知识再丰富,你和实体经济所需要的知识面,你的专业知识再宽泛,你和创新所需要的知识面要相比,那还是九牛一毛。所以,思想是我们今天这个会议的重要主题。

刚开始的时候周主席说,深圳市和创新连接在一起,的确是这样。但是要记着,当波士顿被打倒,当时那是美国的高新技术园区,1970年代末被西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硅谷打垮。深圳总结硅谷打垮波士顿的内在逻辑,我看没有,虽然深圳是我们国家目前创新能力最好的城市之一。这个幻灯片给大家分享一下这次作为创响经济论坛的一次祝贺,也是对刚才各位领导专家致辞的反馈。


大概讲三个题目,献给创响中国的两个童话小故事;双创与新一轮经济增长。第一个故事,讲我自己的故事,我现在这么胖,过了60岁之后是150斤重,每走一步压到的地方有150斤。假定我做一个思想实验,我的鞋底有5个压敏电,压敏电是根据压敏转换条件,大概有一个稳定的百分比系数。我每走一步,有一部分能源就从我上午吃饭的食品经过脾胃的化工厂,通过血液的运行,驱动四支压动压敏电,压敏电从鞋这个地方到裤线有一个连接片。

我们生产了全世界76%的鞋子,这个裤线不是传统的棉和纤维,而是一种复合型的能源导线,能够传上来。我们知道全世界40%的布做了全世界50%的衣服,那是穿戴技术。但是想想看,我再走,结果我发现我们的何博士戴了眼镜,那个眼镜不是跟英特尔一样的只是功能芯片,那个老掉牙。假定是生物和蛋白质基础上可以变形的镜片。电源传上眼镜片上,眼镜片是会变的一种芯片,眼镜一窄一看曹教授,胖成这样子,原来是有糖尿病。

我们中国生产了世界90%的眼镜,结果它的眼镜自然而然的把我的糖尿病的信息传到了上面的传感器,再收集烟雾浓度的传感器。白天糖尿病要是突发,马上就会有救护车过来,晚上凌晨的时候怎么办?保姆也睡了。去年10月份住了10天院,花了3.9万,你能不能绑定一个帐户,一个月180元,这对于一个教授来说是容易支付的起。

从这个小事里面,周边有101栋楼,第51栋楼就在这儿,信息传上去和传回来,这个管理平台不再是物业大妈和保安,还有一个管理平台。假定有3万个人口的家庭有病毒感染,需要绑定这个帐户做各种服务,一万个是180万,三万个就是480万,一年5400万,大概有六七百万的营业收入。这种业态形式是过去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每个小区除了物业和大妈有这种东西。这说明什么?说明双创经济如果能够联系起来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恐怕中国经济的增长不是6.7%。这个故事说明什么呢?更献给感知未来世界的诸神们。

假设那个信号传到物业那儿去。刚才这位姑娘跟我要PPT,她说最好放到微信上,很容易就转过来了。可是我的电脑现在连上微信要密码,为什么要密码?因为服务型企业必须要密码加密,能够锁定绑定帐户的收益,没办法只能用U盘拷过去。

假定说现在在这个地方,13000米上面这里接近平流层的地方,深圳市放上去五个飞艇,这个国际店,工信部、科技部,飞控中心和国家民航局都在管的地方,放上去五个飞艇,每个飞艇联合起来随时垂直传递信号,覆盖17万平方公里珠三角面积,便宜到什么程度呢?可以把信号清零,那曹教授来了就用不着那个U盘。


这个东西就叫空天地一体化,从内部变化,信息传输。四万公里定位卫星,3.6-4万公里数据处理卫星,热数据、温数据,凉数据,专业细分的数据卫星,把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存下来,观测导航、各种各样的雷达,在下面平流层的载体,我刚才说的飞艇只是一个概念,下面民航的通用飞机,300-3000米的无人机。

根据我研究经济业态形式的第六感知,大疆无人机如果不造成内部治理结构混乱,或者说未来的几轮融资中不落后,大疆在3-7年超华为的概率是相当高的,因为任正非这几年讲话前后摇摆。这里面要是出一个超越任正非和阿里,未尝可知。

大概有多少颗卫星呢?70亿颗卫星,什么概念?70亿颗卫星在空中的飞行密度,平均下来相当于深圳市2040多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上有一辆卡车在走。那可以想象大疆无人机的前景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还要手机吗?不知道。

再举一个例子,大家就可能知道它的可怕性。何老师有一次问我说什么叫智能吗?我们能说出一个个智能机器,但是怎么定义智能?他说我的脑袋就是智能,我脑袋里80%的信息是眼睛给的,手、触觉分别是5%,听觉器官和关联器官,它们的信息给了我以后脑袋不会冲出去。大概在57年前,1-3岁小孩子要是撞到是会痛的。小的时候根本想不到我57年之后到这儿来讲课,脑袋里面把信息提出来。如果说这样一个智能手机,智能手机应该是能动员触觉信号、听觉信号、语音和味觉信号、视觉信号的五合一综合功能。手机理想状态是什么样子?起码是脑袋的样子,凭什么手机是平的,因为现在的手机厂商没有思想,最典型的就是微软和后来这些手机厂商犯的错,他们现在正在更正他们的错误。


讲到这里我想大家一定明白,创业和新经济时代就在我们身边,就在你们工作的每一个产品当中,就在产业链整合的上下游的工序上,在几个产业链聚集的产研园区当中,在一群人的脑袋当中,类似于今天的会议当中,今天这个会议,别看人少,怎么看它的历史意义都不为过。这就是我讲的第一个故事。

创新型经济在今天变得和1950年代以后高速公路技术、汽车流水线技术,70年代的电子通讯和大型家电技术,80年代的电脑和微机技术,90年代的互联网和信息高速公路,到今天,这一轮新的经济发展,技术革命带来了广阔的前景。

前景有多大呢?1980年代到现在,中国的GDP涨了差不多200倍,我估计7-15年中国的经济还会涨1980年到现在的0-200倍之间,恐怕是非常高,怎么想都不会过分。当然,我们不能够在南海打仗,不能在印度边界打仗,不能内乱。看现在网上的素质多乱,网民里面有一批在大事面前是糊涂的。

讲第二个故事,我在中关村的一个园区也去看,那个园区的主任是从意大利毕业博士,我到了他特别高兴,一定带我去一个企业。东北大学东南集团的七八个老师请到他的园区,给他三栋楼,可以一直用下去,但是必须给我到园区工作,园区招过来的创客空间,创客工坊。创客空间和创客工坊是不一样的,创客工坊和孵化器是不一样的,孵化器和园区里聚集的企业不一样。

要求老师开放东南集团商业客户的秘密,园区做担保。你是做东南集团做业务,跟三家集团有一个1500万的项目,现在三家集团要把长江和长江周边15公里的数据都串连起来,这样就能把江、陆、海三体数据联系起来。你给我打个补丁吧,反正付了1500万,专家团帮拓展一下,给你150万,不敢,做软件的最不愿意打补丁,打补丁的工作量是写软件工作量的5倍,可是费用是它的1/10,不干。能不能带上这个园区里三个创客工坊的工作小组,北大的同学数学好,清华的同学计算机好,复旦大学的商业做的好,三个学校的同学聚在一起,代表三家集团去,把合同签过来,园区担保委托这三个学生,学习几天。接下来看看手机里面3万G还能用吗?要求这个核心企业,中关村的国家环保产业园区,要求给它搞一个导师办公室,星期四上午来,写这个东西行不行?数学同学特别漂亮,语言也很好,经验不够。经过调试,三家集团愿意接了,很快把第一个项目做完,第二个也做完了,第三个也做完了,一年赚了500万,利润是60%。

300万的收入,都可以到新三板去了。教授笑了,你们回去跟你们爸说,他们一辈子挣不到钱三百万,我们三个人一年利润就可以有300万。有一个复旦大学的姑娘长的好看,谈起三角恋爱,园区的一个老师,星期四的下午,北京师范大学心理系全国最好,放一个心理辅导创新企业小组办公室,教训这三个人要江山还是要美人,一句话警醒了三个人。爱情和事业在冲突的时候对年轻人来说可以调一下信息量配置。结果这个企业从创客工坊移到孵化器。当天去看的时候,中间的创客工坊大概有5千


个。过去东南集团的老师非常牛。创响中国的另一个时代,为什么?因为我们有24000家各行各业的产业园区,加起来的面积有46个台湾省面积那么大。就算成功率是1%,我们也有120家。硅谷从1980年开始到成功以后到现在才复制了3个,99%就是创客工坊和产业园区互相衔接的国民经济体系的接合部。

不管20世纪的经济再厉害,中国现在的农业8.5%,制造业37.5%,服务业54%。第一次我们国家的服务业比重超过了一二产业加起来的比重,我们国家从一个制造经济向服务业经济迈进,这种服务经济是厂商中间品服务,市场做市商服务,还有消费类的高级服务,包括顶层设计服务,这种中间商多起来了。今年1-3月份,我们国家注册的新增企业里面,每天有4万家市场主体型企业,一年就是一千多万家。假设一家是3个职工,那就新增多少个岗位。今年1-10月份肯定完成全国的就业任务。美国也是这样,美国的失业率从6%降到4.3%,因为新增的服务业劳动就业弹性比传统制造业的劳动就业弹性要高的多。是不是要把统计局的数据改一下?现在来看,统计局更在改数据。印度人改到我们前面去了。

创新经济里面,印度人的质量比我们高。如果我们得70分,印度人就是75分。美国的农业1%,制造业是14%,服务业85%;英国农业是0.7%,制造业是21%,服务业是78.2%。一二三产业,农业持续下降,制造业持续下降,服务业持续上升。今年第一季度,服务业贡献GDP的份额已经达到65%,这是一个发达经济的三产的结果。

那么厉害的经济,人类的活动空间在哪?地球是6700公里,真正有意义的可能就是三千米,放卫星放最高的四万公里,跟经济活动关联的是大概是1300米。人类经济那么厉害,它的活动空间就是延着地球表面这一点点,把它叫地表薄层的经济空天一体化,国民经济升级的示范园区,准备在前海试验。

这是我讲的双创经济的第二故事,说明中国新一轮经济增长是靠双创经济起来了。现在讲一下经济学的原理,全中国都不知道让控制者和控制台连上。双创与新一轮经济增长,国家GDP增长到今天,我们碰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麻烦,我们需要从出口导向,沿海五省是靠近交通要道和海岸线,大家成本运输是内陆的1/4,沿海城市运输成本较底。这种城市发展的时候有一个特点,处在不发达经济的时候,必须要出口和海外市场连接起来。越制造,当地市场消费不了。

当出口导向,出口就要建工厂,建工厂就要投资。出口导向寻找新的需求市场,投资跟上去,结果我们国家形成体制,整合性特别好。各个省都来学深圳这个沿海公司的经验,建了24000个产业园区。钢铁去年的产量是10.2亿,连续三年要求河北省每年降低66340吨的钢铁产能。美国的钢铁产量是8000万吨,河北省每年降低的钢铁产能相当于日本整个国家的钢铁产能。我们真正能够消耗的钢铁就是3亿吨左右,再投钢铁,每投一进去一份,投资回报率就降低。

我们一直希望从出口导向投资型向需求导向和创新驱动去迈进,看看产业园区的故事,那就是把大学里面的实验室放到园区里面,学生毕业以后不能进孵化器,因为没有经验,就到创客空间里面,在园区里面或学校里面建这个空间。有了创新性的做顶层设计,放样性的需求,为什么不到创客工坊,出现了初级的工业产品,把它放到孵化器里面,把资本带进来。这样一个产研区,它的产业链通过孵化器、创客工坊和创客空间,到重点实验室。过去大学里面的教师,出了一个专利,一批专利教授提了国家重点项目,这个发明专利放到档案里面,一辈子都不打开。这种进步是爆发性的。


24000个产业园区,成功的不到1%,为什么呢?因为园区建设,这个市政府,五年规划,今年要建一个产业园区,结果政府一波资产,引进一批企业,其实这种企业只要来了就引进,把政策补贴一用完,这个园区要是不好,企业就纷纷搬走了。

东莞的企业拥有一个篮球队伍,连着8年打1/4决赛,是一个工业园区的上市企业,管了几十个园区,就碰到这个问题,打死了也找不到那个园区和实验室对接的中间环节。讲了这些就会发现,从投资拉动和出口导向经济,向创新驱动需求导向经济来走,创响中国这个主题,我觉得深圳走到前列了。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在开始就是小的,我们今天的会议不像马云的会议一来就是上千人,但是今天的经济可能会是超马云。

我们从出口导向投资拉动型向需求导向创新驱动型经济,我们国家现在的GDP里面服务业占60%以上,是发达经济的门槛。发达经济的标准,人均GDP到12600美元就是发达经济。我们国家按照富裕评估,去年是8600,今年是9500,按照PPP评估是16000美元,真正的GDP应该是在9000-16000美元之间。我们国家的人均GDP是在中等收入经济和发达经济的门槛来回拉动,可怕的是什么样子呢?越过12000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会掉回来,掉会中等线。2012年巴西的GDP是12000美元,我们那个时候是8000美元,差4000美元,去年巴西的是8100美元,我们是8688美元。巴西掉到中等收入陷井,其实1986年的时候巴西就掉过一次,又掉回去了。你们看见的是几个总统在换,其实是中等收入的陷井。

我们国家的台湾和香港经济,和新加坡经济,如果说没有中国这个大势发展,它重复巴西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香港如果像现在这样,年轻人不懂大势,5-7年香港的GDP不是落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那边,是落到南京那边,排到第15。但是国家调入中等收入的陷井里面,现在是可怕的时点。说明我们在学者里面,基层、网民和决策层,几乎是两边的力量在拉锯。中国要进到这个领域,那非常可怕,传统的驱动力量如果按照老的思想来评判,我们的灰暗面是非常落的。如果按照我刚才讲的,我们国家的光明面是非常强大。中国改革是从深圳来的,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也应该从深圳开始,北大在这一点应该还是有自己贡献的一部分。创新经济的六大里面,联想、方正、紫光同方,清华的同方。

第二代,互联网门户三大网站,网易、搜狐、新浪,搜狐,中国电子科大丁磊建了网易。第三代技术是搜索技术,百度是北大学生出来的。第四代出了人民大学的京东,武汉大学的小米,我们这边的唯品会,这边的阿里。第五代,OFO、摩拜,加上一系列的创新经济。北大现在其实有一组院士和科学家在准备建第六代基于互联网基础超越第五代,头条现在的业态形势,相当于百度+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腾讯三个业务的综合,如果这群小伙子不出现颠覆性的问题,百度、阿里、腾讯迟早要被超越。北大愿意和深圳的创想经济一起来建设这一块热土,让深圳成为中国经济体量最大的城市。我希望再过七年以后,深圳的GDP是香港的两倍,然后把香港并到深圳来,谢谢大家。

 

1 2 3 4

联系电话:0755-22677787

企业邮箱:cszbii@163.com

公司地址:深圳市南山区软件产业基地5D栋602

关于我们
集团投资产业
新闻中心
投融资
CK活动
CK直播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慧聪智能硬件网 慧聪芯城 盈科 深投控 深圳科协 深圳发改委 广东省经信委 COPYRIGHT @ 2017.创客智联 ALL RIGHTS RESERVED